我要找書
《登仙》

書籍編號:733

作者:言紡

封面繪者:Cash

美術設計:

責任編輯:

出版日期:2012-07-25

ISBN:9789862903940

定價:49

販售地點:全家,萊爾富

評分:

我要評分:請註冊或者登入!


  • 內容簡介
  • 作者簡介
  • 推薦
  • 目錄
  • 內容試閱

特色


「鬼樂園」、「人祭」作者  教你如何修練升天


言紡◎著   Cash◎封面插畫


只要貢獻出你的肉身,


放繼身邊所有俗物凡念,


就能得道——


成仙!


附贈夏日都市傳說短篇:魚缸

內容簡介


寬寬像個孩子一樣哭叫著,他的喉嚨應該是毀了吧?阿裕輕而易舉的將他按倒在地上。


「我來吧。」


聽了這句話,寬寬滿臉淚水的安靜了下來。


「不會難過的,一下子就結束了。」


阿裕把瑞士刀打開,鋒利的刀尖對準了寬寬的心臟刺下,絲毫沒有猶豫。


短刀插入的時候,寬寬瘋狂的掙扎了一陣,然後他很快的開始抽搐,紅色的刀子拔出,溫熱的血噴了出來,濺得二人
滿身都是,接著從寬寬的胸口流到背後,再流到地上,血流成河。


又是那股香氣出現了。


花草所喜愛的──肥料的香氣。


寬寬不動了,很快的變得冰冷,瞳孔放大了,阿裕呆坐在他身邊,很久很久起不了身。


中午了,外頭的陽光正耀眼,一如預料的是個大好的晴天。


只剩下自己了……


心跳加快 指數   ★★★☆☆
後遺症     指數   ★★★★★
催淚         指數   ★★★☆☆
閒嗑牙     指數   ★★★★★

文鳥鳥奴一名,喜歡鬼故事,但膽子很小,半夜寫稿總覺得毛毛的,但白天寫又覺得很沒氣氛。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敢一個人去看恐怖片的勇者。

在明日出版作品

《鬼樂園》2010.9
《人祭》2010.10
第一章、錯路
第二章、這裡是哪裡
第三章、地下石室
第四章、過去的筆記
第五章、崩潰
短 篇:魚缸


作者自序
這篇登仙因為字數比較少些的關係,編輯要我再加寫一篇短篇補足字數,可是我把編輯寄來的信看成「請寫一篇和本傳沒有關係的短篇」,我心裡雖然很疑惑為什麼要特別要求和本傳沒有關係的短篇?但還是迅速的開始補稿,寫了超過二千字後才發現原來信裡寫的是「和本傳有沒有關係都可以,由你自行決定」,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
因此魚缸這一篇短篇和登仙完全沒有任何的關係,對於想看登仙特別篇的讀者也只能說聲抱歉,不過魚缸這篇也是我非常喜歡的一篇,做為夏日的都市傳說也請多多指教。

2012/6/19



精采試閱
第一章、錯路

「好了沒,要準備下車了喔!」

眼看著車站就要到了,阿裕大聲的提醒他的同伴們。

「好啦!知道了。」

兩個女生惠惠和安嘉趕忙收拾起零食,而明仔則是迅速的把便當吃光,一旁的寬寬拿出垃圾袋,很不滿的督促他們把垃圾收好。

「你們今天是來野餐的喔?帶這麼多零食!吃吃吃,等等不要爬到一半說走不動了!」

「唉唷,一定走不動的啊!」惠惠嘻嘻的笑。

「明仔說他會揹惠惠下山啦。」

「亂講!不是叫直升機喔?」

「我看你們兩個的存款加起來都不夠叫直昇機。」阿裕罵道:「快點下車了!」

這輛乘客半滿的巴士,跑的是一個普通有名的登山路線,除了少少的當地人會搭乘外,其他的乘客幾乎都是帶著登山背包、穿著運動鞋前來爬山的遊客。

臺灣是個多山的地方,別說阿里山或是玉山這樣知名的地方,另外還有被稱呼為百岳的一百個登山地點,光是被稱作是百岳的地方就涵蓋了一百個標高超過三千公尺的山頭,更別說其他比較低的景點有多少。

當然這次,這個五人組來爬山的地方,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路線,這五個人其實都是高中同學,畢業之後交情還是很好,常有聯絡,前不久他們計畫一起出去玩,惠惠和安嘉就說想去爬山,因為寬寬大學的時候是登山社的,她們想要去爬山兼觀光、減肥。

兩個女生完全沒有正式的登山經驗,平常是屬於完全不運動的類型,寧可等電梯十五分鐘也不願意爬三層樓梯,體力可想而之是走不了什麼了不起的山,於是寬寬就替大家安排了一個看似很艱難但非常初級的登山旅程。

他選了這條普通知名的登山路線,不過當然不打算帶大家走完全程,他知道這條路線的途中有一間山中民宿,因此他預計帶大家很正式的進山,然後走到民宿去住一晚,再很正式的下山。

裝備簡單帶些,輕鬆玩就好,也可以稍微體驗一下自然風光,二天一夜剛剛好,體力上也絕對應付得來。

不過寬寬真沒想到,他認知中的登山和其他人相差甚遠。

雖然他也是大學加入登山社才第一次攻頂玉山,不過其他人表現出來的樣子,根本就是要去公園野餐啊!

早知道就在行前對他們做更詳細點的解說,不過……想想這個行程其實還好,也就算了。

巴士到了站,一行人匆匆忙忙的拿起大包小包下車,把剛才包好的垃圾丟在登山口的垃圾箱中,整裝完畢,周圍風光明媚,空氣清新,大家發出開心的聲音:「哇!看起來好漂亮。」

於是大家說說笑笑的開始了二天一夜的登山之旅,天氣非常的好,上午陽光普照,亮的人要睜不開眼,熱的要流汗,安嘉才走半小時就說她走不動了,坐在路邊的石頭上要大家等她喝水,旁邊揹著大背包的老爺爺、老奶奶們紛紛快步經過,大家一陣崇拜。

「老爺爺好厲害喔!」

「當然,誰叫妳都不運動啊!還吃那麼多。」

「哈哈,我早上就想笑妳,不是說要減肥才來爬山?一上車就開始偷吃。」

「厚!」安嘉笑得岔氣,作勢要揍他們:「你還不是吃便當。」

「不吃會壞掉嘛!」

就這樣邊爬邊休息,剛好比寬寬預期的時間要早一點點,大家抵達了山中的民宿。

寬寬介紹道:「這裡的老闆也是山友,人很好喔!我之前來住過一次,設備當然不能和渡假的比啦,不過餐點很好吃喔,房間也很乾淨。」

民宿的外觀看起來就是大間的小木屋那樣,門口還有院子和可以坐著聊天的桌椅及鞦韆,看起來很不錯。

「咦?可是……那個是什麼?」

阿裕指著屋子後頭被擋住的一個地方。

可以看到在被擋住的地方拉起了黃色的封鎖線。而且在民宿旁邊的馬路上,還停著一輛沒熄火的警車,藍紅閃爍的警車燈在傍晚的路上特別刺眼。

在封鎖線旁好像還有像是警察之類的人一閃而過,而且有好多個。

「那是什麼啊?是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大家面面相覷,「不會沒有開了吧?」

明仔於是說:「在這邊看也看不出來啊,先進去吧,等等問老闆就知道了。」

進了民宿,幸好還有營業,在辦理入住的時候,大家當然忍不住問:「你們後面那邊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?怎麼有警察?」

顧著櫃檯的年輕女人,看起來是民宿的老闆娘,她有些為難的說:「真的很抱歉,就是,其實後面出了一點事情,不過我們民宿今天都是正常營業,請不要擔心,我給各位安排比較遠一點的房間,不會被吵到的。」

「我們是想知道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「呃……這個……」老闆娘又很為難的壓低了聲音:「其實是……」

老闆娘好像故意講不清楚,這時五人的身後響起一陣無禮的訕笑聲。

那個聲音直接打斷老闆娘的話道:「是後面有死人啦!」

「啊?」

一行人嚇了一跳,轉頭一看,是坐在大廳的一個阿伯,阿伯看起來是在山上工作的人,長得很粗壯很黑,腳邊放一個蓋起來的大簍子。

那個阿伯給人的感覺很沒禮貌,而且他一副喝醉的模樣,但是對於他的話,老闆娘只是臉色非常難看的默認。

所以是真的……有人死在後頭?

阿伯又用誇張的手勢在那邊對他們講:「最近一直掉下來啦!從山上不知道哪裡掉下來,今天早上「砰」的一聲就落在後面,還好沒掉在屋頂上,要不有得修了!你們這些年輕人,上山小心啦。」

「阿伯,你說從山上掉……掉什麼東西下來?」

「人啊!」

阿伯喝了口茶後才又大叫:「人從天上掉下來!」聲音之大,吼得全大廳都有回音了。

人從天上掉下來?完全聽不懂阿伯的意思。

惠惠和安嘉咬耳朵說:「是不是喝醉了啊?那阿伯怪怪的。」

接下來阿伯又瘋言瘋語的說了一堆,於是大夥兒為了躲避大廳那個阿伯,趕忙上樓進房間,五個人一共租二間房,女生住一間雙人房,男生則住通鋪的大房間,大家休息整理一下,剛好趕上吃晚餐,不過老闆在晚餐前親自到他們的房間來道歉,說是因為大廳要讓給警察暫時使用,於是晚餐就拿到男生的大房間去一起吃。

大家把晚餐放在地上,圍個圈圈吃,氣氛其實不差,飯菜也很好吃,所以也沒有掃到大家的興頭,惠惠說她決定原諒老闆,吃著吃著,明仔講起了剛才他和寬寬去打聽的結果。

明仔道:「我剛和老闆聊天,他說那個阿伯是採草藥的。」

「草藥?山上的草藥啊。」

「對,他有時候來採草藥都會住這邊,是熟客吧,那個阿伯說這裡很奇怪,他一直說這山上有天上掉下來的神仙草藥,他上山就是找那些神丹妙藥,聽說他好像靠賣山上的草藥賺超多的,不知道是真是假。還有……」他故意吊了下胃口。

「還有什麼?」其他人著急的問。

「這個阿伯,他很奇妙,他找到很多登山客的那個。」

明仔的意思是──屍體。

「哇啊!」

「至今好像已經找到快二十具了,雖然不知道怎麼找到的,可是還蠻了不起的,也算是積很多陰德吧,所以老闆還蠻尊敬他的,他講的瘋話什麼的就說聽聽就好。」

「那、那個後面的屍體是怎麼回事啊?」

沉默的寬寬開口了:「我剛才下去有聽到警察的談話,可是很奇怪,他們說是墜山。」

「可是這裡離會摔死的地方還很遠吧!」

「嗯,還很遠,所以警察說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把遺體運下來,丟棄在這裡。」

「把遺體帶下來卻不想處理,所以放在會被人發現的地方,讓別人去通知警察嗎?」

「好像是這個意思沒錯,也不曉得是誰就是了,我們有問老闆會不會是那個阿伯丟的,可是老闆說絕對不是,因為那個阿伯一定會和家屬拿去霉氣的紅包,不可能會不認帳。」

「那……知道那具遺體的身分了嗎?」

「好像是前陣子登山失蹤的學生,可是我聽警察說他失蹤的地方不是這裡,是在南部,現在就是請家屬過來認屍。」

「完全不是危險的事,所以明天的行程可以安心繼續了。」

「啊!這樣聽起來山上真可怕啊!每年颱風來的時候,好像都會聽到有登山客被困在山上的新聞耶。」

「還有好多山上的鬼故事,什麼山魅的、魔神仔啊、小飛俠啦……」

「別講啦!很恐怖耶!」

「別怕啦!我們在這個高度,人家妖魔鬼怪才不屑降臨呢。而且妳們一定爬不了三千以上的,一輩子都不可能會遇到!放心!」

「你很壞耶!我下次就爬三千給你看!」

「今天才走半小時就喘得和牛一樣──」阿裕故意學安嘉坐在地上耍賴不走的樣子。

「哈哈哈哈──」

就這樣大夥兒打打鬧鬧,又玩了一下撲克牌,差不多晚上九點就關燈睡覺了,三個男生睡通鋪,棉被鋪了很快就呼呼大睡。

半夜二點。

「喂──」

睡著的阿裕感覺有人在猛搖他的肩膀,他嚇了一跳,睜開眼睛醒過來,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罩在自己身上。

「靠!明仔,你嚇人啊。」

「噓!」明仔很著急的要他別說話。

「幹麻啊?上廁所要我陪嗎?」睡得很沉被吵醒,阿裕難免的回嘴一下。

「沒啦,叫你別吵醒寬寬。」

「欸?你怎麼了?」眼睛看得比較清楚後,阿裕這才注意到明仔身上沾了好大一塊髒兮兮的土,身上還有一種溼土的味道,超臭的。

「小聲點講。」

阿裕和他一起擠到房間的邊邊,明仔把髒掉的衣服隨便換掉,一面和他說剛才發生的事情。

「我剛才起床上廁所,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「我怎麼可能知道啊!」

男生住的通鋪房間沒有衛浴,要去一樓用共用的。

「我起床上廁所的時候,廁所後面……就是拉封鎖線那個方向,我進去沒開燈,找不到燈在哪裡,不過外頭有路燈,勉強看得到,就摸黑進去。因為有點好奇,我就往窗戶外面看,想說是不是能看到拉封鎖線的地方,結果……」

「哇靠!你膽子也太大。」

「噓,別亂叫,萬一寬寬醒了,他會罵我。」明仔很明顯還一副興奮過頭的模樣,難怪忍不住的一定要把誰叫起來說話。

「我看到有個人鬼鬼祟祟的在那邊東看西看,就是那個藥草阿伯,在封鎖線內,警察有把屍體的位置用牌子標出來,然後那個阿伯他……他竟然拿小鏟子在那邊挖屍體底下的土!拼命的挖、拼命的挖,而且他竟然還把土用袋子裝起來。」

聽起來有夠邪門的。不過明仔話還沒說完。

「裝起來要帶走嗎?」

「對。他看起來就是要帶走,我覺得怪透了,也不知道是哪來的膽子,反正我就想說偷偷靠近一點看,結果,哈哈――我從廁所窗戶爬出去的時候,腳滑摔下去了。」

所以摔得滿身都是土。

「阿伯被我整個人嚇到挫,然後就跑掉了!」他乾笑。

「還以為你和他扭打哩!結果是你自己摔的!」

「怎麼可能。不要和寬寬他們說,睡覺啦。」

「你應該沒被他看見吧?」

「被你這樣一說還蠻可怕的,我想應該沒有吧。」

之後,兩個人回到房間,把房門仔細鎖好才睡。

隔天一早六點大家就起床了,預定吃完早餐後就繼續趕路,第一天的行程因為要趕民宿的入住時間,安排得比較短,第二天就是紮紮實實的爬山,出發前寬寬還特別和大家重新宣告,下山那邊的巴士站二個小時才會有一班車,如果走快點可以趕上五點的車,走慢點就要等七點,要是超過七點的話……

他拿出手機道:「就只能叫計程車囉。」

「我現在就想叫計程車了……」昨天走得「鐵腿」的安嘉,今天還沒出發就在哀嚎。

「妳怕什麼,大不了揹妳下山。」

安嘉奸詐笑說:「那你現在可以開始揹了嗎?」

「哇!這女人得寸進尺!」

「其實我也鐵腿,背我……」明仔也偷偷舉手加入。

「妳不要給他揹啦,大不了我揹妳,哼哼!」惠惠雖然平常也超級不運動,不過爬起山來狀況異常的好,一大早就容光煥發,非常有精神。

這讓寬寬對她的印象很有加分,惠惠下次應該還會再來爬山吧?看來是個爬山的料子。

吃飽了早餐後,民宿老闆出來送大家,並且對昨天發生的事情道歉,不過那也不是他的錯,大家又多聊了兩句,民宿老闆這才語重心長的說:「其實,我前陣子也才聽過這個傳聞。」

「傳聞?」

「也許你們聽了會以為我很怪,不過山裡的事誰都說不準──人在山的面前,真的就只能說是什麼都不懂。我前不久才聽一個來住宿的朋友講,說他前兩年在山上有找到一具遺體,就和昨天碰到的一樣。

明明就是在平地……可是死因是墜崖,沒想到這事馬上就給我碰著了,真的非常的奇怪,唉!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。」

老闆非常疑惑的嘆了口氣。

大夥兒和老闆說再見,繼續往前進,一路上大家喘噓噓,也沒聊什麼,就欣賞山上的風景,偶爾看見有鳥在天空飛過時會興奮的尖叫幾聲。大家都很開心,倒是帶隊的寬寬一直很緊張的把臉埋在地圖中。

阿裕問他:「你幹麻一臉嚴肅啊?安啦,又不會走錯路。」

「不是啦,我是怕下雨。」

早上出門的時候天氣很好,不過越到中午就越陰暗,空氣中一直有飄霧的感覺,雖然氣象預報說這兩天都是大晴天,可是山裡的氣候是很難說得準的。

對寬寬這種爬過很多次山的人來說,下雨不算什麼,不過這次帶了一票初學者,要是雨下很大或是起霧的話,那就麻煩了。

果真,寬寬的擔心應驗了,到中午時竟然下了小雨還起霧,大家乾脆停下來休息,找了棵大樹躲在底下吃飯,吃著吃著,明仔說要去上廁所,往草叢裡頭一躦,人就不見了。

「奇怪,明仔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?」

「我去看看,你們別走喔。」阿裕往明仔剛才走掉的方向去,有點擔心他上廁所滾下山去了。在霧中摸索了大概有五分鐘久,才看見明仔蹲在一棵樹下,屁股對著自己不知道在做什麼。

「明仔,你在幹麻啊,大家在找你耶。」

明仔好像嚇了一跳,猛的站了起來。

「啊……是阿裕啊?」他鬆了口氣。

「你在幹麻?做什麼虧心事啊,嚇成這樣。」

阿裕看見明仔的手上拿著一本很舊還發黃的冊子,是那種A5大小,外封是皮革,還可以扣起來的厚記事本。

那本記事本舊得厲害,好像放在什麼不得了的地方日曬雨淋了十年似的,紙頁都脆黃了,但筆跡幸好還能辨識。

「這什麼?」阿裕疑惑問。明仔很心虛的把本子往懷裡收:「沒什麼。」

「騙誰啊!那是什麼怪本子?喂?」

「沒有啦──我們回去!走吧!」

「噢。」

面對明仔奇怪的態度,阿裕也只能抓抓頭算了,他發現就在兩人講話的時候,身邊的霧氣是越來越大。

「怎麼霧突然變這麼大?」

「呃……」

明仔看著眼前的霧,臉色發白。

只是忙著往回走的阿裕沒有發現。

「惠惠!寬寬!你們還在嗎?」阿裕雖然還記得他走過來的方向,可是剛才來的時候至少還看得清差不多十公尺,現在已經連三公尺都看不到了,這讓他變得不安。

「明仔,快跟上來啊!」阿裕回頭叫道,明仔卻走得超慢,好像腳受傷似的速度。

「喂──」他冒火的催促道。

「好、好,馬上來。」

明仔跌跌撞撞的走來。這時前頭傳來了叫喚的聲音。

「阿裕!是你嗎?」是寬寬的聲音。

「我在這,明仔也在。」

又往前走了一段路,寬寬的身影才從霧中浮出,他把阿裕和明仔的行李都抱來了,惠惠和安嘉緊緊跟隨著他。

「怎麼有這麼大的霧?太瘋狂了!」

「我有聽說前陣子這裡會起霧,可是沒聽說有這麼大的霧啊,我早上還問過老闆,他說今天應該都很晴朗。」寬寬緊咬著下唇,非常緊張。

「那現在要怎麼辦?小心點走?」

「還是再等一陣子?」

「雨變小了,再等一下好了。」身為領隊的寬寬看了下錶:「頂多叫車下山,現在走太危險了。」

於是大家放下行李,聚在一起聊天等待,只是等了一個小時,周邊的霧氣卻只有變得更加濃厚,天空幾乎被遮蔽,光線暗得好像快要天黑,衣服也都被水氣浸得潮濕了起來。

只有帶著薄外套上山的大家開始冷得發抖,索性又把雨衣拿出來穿。

惠惠道:「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……」



延伸閱讀


    讀者書評
    • 30818974 2013-06-16

      評鑑等級:5顆星

       

    • jennifer1206 2013-05-31

      評鑑等級:5顆星

       

    • 053926743 2013-03-02

      評鑑等級:5顆星

       

    • a20131865 2013-02-07

      評鑑等級:5顆星

       

    • fed8120 2013-02-01

      評鑑等級:5顆星

       

    共6頁:  1  2  3  4 » ... 最後頁